贤宝四方嘴

【野尘】无题

隐藏的很深的小兔子:

第一次见少年的时候,他和羽然跌进了少年的马车。


他长得真好看,比女孩子还要秀气一点。


人也柔柔弱弱的。


那是姬野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后来再次见到的时候,他在和一个怪物打架。明明那个怪物很强,明明他根本不是怪物的对手,可他却一点都不害怕,他的眼中,是一定要获胜的决心。


看着少年浑身是血的被怪物打在地上,姬野空前的气愤。


那是姬野第一次有了保护人的欲望。


在演武场上,又一次看到他。


原来他叫吕归尘,原来他是青阳的世子,原来他们,是云泥之别。


可是那个少年,在冲他笑。


是因为他打败了他们青阳的武士。


因为青阳人尊重强者,尊重勇士,所以少年,在对他笑。


姬野被要求休息的时候,又看了一眼高台上的少年。


他似乎,也没那么遥不可及了。


只要他赢得了演武的胜利,只要他取得功名,建功立业,受万人敬仰。


只要他强大,哪怕他是妾室生的又如何?


可他到底是想错了。


在被雷云他们毒打的时候,姬野心里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姬野想起了国君所说的,东宫禁卫的军职,黄金五十两,稷宫新一季的入学名单。


他似乎,一直都是这么的轻贱。


父亲让他给姬昌夜让路,国君让他给百里隐让路,他在他们所有人心中,都担不起这美名,承不起这荣耀。


“在我们草原上也有演武,获胜了就会赏赐好马好弓,姑娘们也会去他的帐篷前唱歌。难道在你们东陆,是这么对得胜的武士的?”


姬野仰着头,看着跑过来的少年,看着他脸上的焦急。


原来还是有人,在意他的。


可是自己,当不起他的在意。


或许是为了不让他和雷云他们起冲突,或许是因为旁的,姬野少有的轻贱了自己。


他原本,是宁愿被打死,也不愿意被侮辱的。


他以为听了这个话,那个少年就会离开。


一个旁人的跟班,一个自轻自贱的人,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他们不该这么对你。在我们草原上,没人敢这么对勇士。”


少年在为他抱不平。


姬野心里忽然说不上的难受,他只回了他一句,他说,我不会再做任何人的跟班。


其实还少了一句,除了你。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可以。


所以他问他,问他希不希望他战胜青阳的武士。


“你接下来的两个对手,都是我的伴当,他们的刀很快,小心。”


少年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


他让他小心。


姬野握紧了手里的枪,彻底将那些所谓的勇武的赏赐抛了个一干二净,将那些辱骂也都统统忘却。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他要赢,他要赢!


他绝不能辜负少年的期望。


他赢得跌跌撞撞。


他爹希望他在最后一场退出,可是他没有。


他留在了场上。


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没有人喝彩。


只有那个少年,为他鼓掌。


说好的奖励,没有。


姬野冷笑一声,觉得这世间,也不过如此。


晃晃悠悠的飘在街道上时,他脑子里既没有他爹那一直让他给弟弟让路的嘴脸,也没有国君让人心寒的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


只有那个少年。


姬野忽然发现,想要靠近那个少年,真的好难啊。


他似乎,没有可能扬名立万了。


晕倒前,他似乎看到了羽然的脸。


真奇怪,为什么不是他呢?


醒过来的时候,姬野才知道,原来是羽然救了他。


羽然,真是个好姑娘。


他甚至没能多喘一口气,百里隐就找上门来,一口一个野狗。


他是该气急败坏,毕竟姬野抢了他的头筹。


看着百里隐高高举起的竹筒,姬野忽然没有了反抗的意志。


就这样吧。


反正他本来,就是一个妾室生的野种。


可少年又一次救下了他。


他说,他说姬野是他的朋友,谁要是欺负他,就是和青阳为敌。


朋友,这个词真动听啊。


姬野想哭,却哭不出来。


他告诉他,他在草原的亲人都叫他阿苏勒,他们是他的朋友,所以可以叫他阿苏勒。


阿苏勒。这名字真好听。


阿苏勒,姬野不会再放弃了。


是你说的,生死之交,那便不要反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