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宝四方嘴

【原作辛贾】最初的光明,最后的黑暗

同人文堆放处:

①原作向辛巴德x贾法尔(截止329夜),与二人二十年物语是平行世界


②在我看到330夜剧透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写了一篇虐文,在我看到330夜完整韩肉之后,我发现这其实是篇某种意义上的治愈文……过山车一般的对比真刺激。


③内容与330夜有出入,加入了贾法尔未被洗脑设定


④看完韩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初的光明,最后的黑暗


 


 


二十年前,冲破黑暗的光明之手牢牢地抓住了他,将他带进崭新的世界。他的世界从此充满色彩。


二十年后,依然是那只手,依然耀眼得不可思议,紧紧扼住他的喉咙,窒息他的想法。


 


不可以松懈。


贾法尔告诫自己,指甲再一次刺破掌心厚厚的血痂。


哪怕是一瞬间的松懈,都足以让他忘记自己为何而来。


疼痛使人清醒。


他抬起头,望向自己世界的中心——辛巴德。


周围是欢笑和泪水,赞许的目光和会心的颔首,如同汹涌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


不,他不是错愕的最后一人。但他站在最后的陆地上,一片小得可怜的孤岛。他的记忆仿佛回到了辛德利亚在海岛建国的那一天,同样的欢呼与认同,同样信心满满的辛。


他应该站在那个人身边。


他应该支持那个人的做法。


倘若如此,越勒越紧的无形绞索,应该就会停下来吧?


但是不行。


辛和他说过,只有他,会直率地提出反对的意见。


贾法尔知道窒息是什么滋味。当脖子被掐住的时候,感觉会变得越来越模糊。看不清,听不到,无法思考。就像现在一样。恍惚之间,他也想加入人群,为新世界的诞生叫好。


但是不行。


已经记不清为什么不行了。他肯定,自己曾经找到过充足的理由来反对辛的做法。不知不觉间,类似的念头已被消磨得一干二净。竭尽全力,他才保住了反对的想法,用指甲一遍遍刻入掌心,直至鲜血淋漓。


然后,他摸到了武器。


武器?为什么会随身携带武器?


答案被一片雾气笼罩,虚无缥缈。然后,辛的声音为他拨开了迷雾。


那是他非常熟悉的声音,慷慨激昂,充满煽动性,轻易便能调动他人的情感。他听明白了每一句话,也知道了以这样的口吻讲述的辛,不可能再改变主意。


原来如此。


他找到了那个最不可思议的答案。


啊啊,我是来杀他的。


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约定,他无时或忘。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他下定了决心,要实践当初的诺言。


他迈出了第一步。


无足轻重的一步。


他本来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也从未妄想自己能够撼动这个世界。他等了二十年,兜兜转转,回到了最初挑衅似的许诺。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一步、一步、再一步,一步比一步更快。


这是他最后能为辛做的事情。


没有伪装,没有掩饰,沿着最短的途径,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他知道辛将一切尽收眼底。


这样的距离,这样悬殊的实力,他不可能成功。


明明知道这一点,他依然用最后的理智和力气挣脱了那只无形的手。


已经不用再考虑后果了。


辛不再需要他来收拾后事。


那个人看着他。


那个人朝他转身。


那个人露出笑容,明亮得像十四岁的少年。


即将刺中对方的瞬间,贾法尔闭上了眼睛。他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一天,冲破黑暗抓住他的光明之手。


然后,他刺了个空。


镖尖划破空气,如同无声的哀鸣。


他呆立原地,辛近在咫尺。


是的,他根本碰不到辛。


他的话语无法触动对方的心灵,他的攻击无法伤及对方的身体。


“如果想要杀掉我,至少好好看着我的眼睛下手啊,贾法尔。”


轻松的语调,如同评论晚餐的菜色。


冰冷的镖尖没入掌心,温热的鲜血流溢而出。


滴答。


滴答。


滴答。


痛楚维系着他的存在。


是啊,他应该知道的。他拼尽全力的决意,对现在的辛而言,不过是这种程度而已。


“抱歉,让你这么苦恼。很快就没事了。很快。”


痛楚在消失。


意识在模糊。


无形的手扼住喉咙,捂住眼睛,堵上耳朵。


但是不行。


声音。


发不出声音。


他必须发出声音。


咔咔、咔咔。


镖尖刺入指尖,从内侧摩擦指甲。


足以令人昏厥的痛苦将他唤醒。痛楚从未如此刻般可爱。


“我没法杀了你……”


咔咔。


“我没法阻止你……”


咔咔。


“但是,至少……我能让你少错一点点。”


咔咔。


“我……不会让你杀了我。”


指缝里充满温暖而粘稠的液体,滑溜溜的。但他的双手还是自由的。他抬起手,血淋淋的手,血淋淋的绳镖。


辛笑了,毫无惧色,一如十四岁时勇敢的笑容。


“如果你还想试一次,我可以奉陪的。”


该说是自信还是自大呢?这个男人曾为自己的傲慢付出过代价,却依然故我。


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不……”


贾法尔亲手斩断了自己的声音。


割断动脉,割开喉咙。


坚决得像那个撕裂黑暗的少年。


鲜血激射,身体倒下。


是辛。


那个人的身上,大概沾满了他的血。


但是,他已经看不见了。


只是听到了,自己深爱的少年的笑声。


爽朗、自信。


“和我一起前往新世界吧,贾法尔。”


那是他最初的光明,也是他最后的黑暗。


 


——染满鲜血的绝对之王,一手抱住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一手捧起了最初的眷属那闪闪发亮的Rukh。


 


【END】


 


后记


 


本来还想写篇后记探讨一下渣得浑然天成以至于完全不觉得自己渣的辛巴德,但是看完330话完整韩肉的我实在是没力气说什么……


嗯,总之,二人二十年物语我还是会好好写的,写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彼此相爱的辛贾。


原作再见。